will cipher是什么品种的大可爱呀

p2是梗,p1是防屏蔽。
我tm都发三次了,杀了我吧。 @游隼栖鹘

怨男

*特别随缘的pa,而且很短,我懒得写了,我都不知道是什么。 @游隼栖鹘

他的血是琥珀色,呈现半透明的浓稠液态,有强烈到让人反胃呕吐的麝香气味。所以他的嘴唇终年苍白。口红则是女子才使用的美人甲胄。他十分健康,脸色惨白,血气方刚。头发是黄色,仿佛受了诅咒,仿佛有太阳在终年沸煮。他闻起来不是麝香味,正如同人类闻起来也不是血腥味那样;他身上带着一股可怕的腥气,能够让人联想到尖牙和吓小孩的故事,但不会让人想到活人的血肉。家族传统是食人,但是他只吞食被宰杀的牲畜,让自己显得凶狠残暴,注意,只是显得而已。

没错,恐怕近来村庄里无故倒地暴毙的那些牛羊都是遭他的毒手。他很节制,是五百年来最最遵从伟大七美德...

猛火里睡

mafia paro。
好莱坞式飙车后续,R18(可能并没有..)。
链接评论区
@游隼栖鹘

好莱坞式飙车

*mafia paro第一篇。配对是曹斌/彭浩(斜线有意义)

轮胎吱吱呀呀疯狂尖叫尖叫尖叫,曹斌猛踩油门车子加速刺啦一声溅起石子活像把地面撕碎撕碎,挡风玻璃充满车顶可拆卸警灯红红蓝蓝的光,前方黄毛小混混的后脑勺透过两道车窗的影像被地上减速带震起,曹警官双手紧握方向盘,此时他需要一位手拿扩音器大喊停车靠边停车的搭档。

彭浩这次被他们黑帮老大勇哥带过来处理大喇喇一货车的走私高档酒,勇哥还说这叫做“给小兄弟一个机会”,于是他彭浩喜滋滋地接过了苦差,勇哥则喜滋滋地带着小吕他们喝酒打牌去了。这下可好,彭浩猛扯变速杆差点害得苍老货车脱臼,他眼睛上下翻飞地瞄窗外和手机屏幕,打了百来个电话程勇没一个接,他...

人间风月二十五年

*曹斌黄毛经理大三角,咋配都有,啥车都开。

1

多年以后曹斌遇到了当年舞场上的那个夜店经理,彼时曹斌再过几年就要退休,曾经的经理翘着脚坐在小饭馆的角落,苍蝇在他头顶的电风扇边绕着圈儿把死尸认错,石灰墙壁被酒气熏掉了墙皮,露出坑坑洼洼沟壑难平的白骨。

“呦,您是认识那小黄毛儿的,是吧?”经理晃着塑料白酒杯冲曹斌笑,可惜没人会再坠入他枯朽的情网,“不过您也知道,小年轻哪,玩儿像咱们这样的还不是没几天就腻味?您说是吧。”

曹斌看着经理抽烟,那也是十分市井小民的姿态,吸一口烟双颊都瘪下去,锱铢必较,半点儿媚气不剩。

曹斌说:“你也别怪他,他死了有二十五年了。”

苍蝇不再兜圈儿,停到经理肩膀...

深夜里的水果摊
发白的彩色遮阳伞下
亮着灯

他们听歌

*垃圾英语

**ooc属于我

“Splendid,turn off the fucking jazz.”

Fliqpy冲我说。他用两片嘴唇抿着那只烟。就好像那是他刚割下来的水母触须般的阑尾一样。我告诉他:“Flaky turned it on just now,guy.”他听着,从鼻子里喷出白烟。姿态滑稽可笑活像漫画里生气的人物。电视机里正播放着爵士乐,Fliqpy恨之入骨,屏幕上是一种老电影的猩红色,那个女人活像琵雅芙,唱歌唱得拿腔搭调,堪称中国香颂京剧。房间垂下窗帘严格来说只利于外人,隐约的红光真是再性感不过,可惜夏夜没有什么比这么做更闷热了。

“You asshole.”Fliqpy...

小卿卿

比尔·塞弗抓住他弟弟的手,红色指印像牢笼铁栅,狰狞横遍威尔·塞弗那毕加索苍蓝血管。
“Well well well my dear bro,敬请狂饮下我所赐予你的这杯痛楚之酒!”
威尔·塞弗抽抽噎噎,这份浩劫太过灿烂了啊我的黄金,白手套自他指尖滑落袒露他指骨如提琴之弦。比尔·塞弗掐住弟弟的手腕直至蓝色魔鬼发出被宇宙烧毁的垂死哀鸣,他于是露出獠牙同对方接吻,把威尔·塞弗下唇咬伤且舌头像要腐蚀掉对方喉管,动作之凶残暴戾简直像在亲吻人类历史上最最冷酷无情不得民心的暴君。
威尔·塞弗,那个由比尔·塞弗第七根金色...

喝酒故事

*交党费(虽然很短)。没完的样子。试图写糖。

**ooc属于我。充满了五分钟成稿的尴尬。


中堂系抓来久部六郎,让他陪他去看金色的月亮。久部六郎问:什么?而中堂系塞他一罐威士忌,说:因为你是今晚唯一留下来的混蛋。久部六郎从未喝过威士忌,从未目见金色满月。黑夜里UDI办公室是蓝色。易拉罐银色铝箔盖子乃是池塘。他们蜷在沙发。如同溺水致死的黑影。吞下热情。无人为继。左肺积水。右肺溶解。心房淤血。金色满月盛开在春秋大梦。久部六郎吐息,烈酒的黑色。然后他们继续喝酒。周遭空气仿佛是被从胃袋中蒸腾而出的深色酒精所染黑。而不是夜。人定胜天。无关风月。事关美学。久部脸绯红,如冷光灯下温室繁花。他说:中堂医...

今天下午大家一起在院子里喝茶,可开心了

倘若你单纯的作为完美之物而存在,你又有什么价值呢?她问我,她的眼睛是某个特定角度下的猩红色,另一个角度下的玫红色,另一个角度下的血红色。头发是银白色,那种银白色就好像这世界上的月亮从未存在过。我将你的美好视作丑恶,真红。这就是为什么我不毁灭你。摧毁这样的东西太没有悲剧意味了。

她永远在向着所谓的悲剧的彼方前行,这就是水银灯,曾是落魄潦倒的孤儿的水银灯,苍白得像一片黑色的荒原。她曾历经不幸和苦难,因而把那当作自己的一切,犬儒主义之女,摒弃红色:因为红色属于我。那样子光辉灿烂的火焰,和她眼中干涸的血迹不能相容。所以她永远不可能爱我。

令人发笑的是,我和水银灯正坐在花园里,和雪华绮晶,雏莓以及所...

© Visvakarman. | Powered by LOFTER